亚伦比尔·泽贝利

三年前(后)的卫星

三年前(后)的卫星
1.人物ooc
2.CP:酒烟
3.矫情至极
4.小学生文笔都没我那么糟
5.对,没错,又是我这个不要脸的
6.也没啥可说的了
7.我还是老大吹
8.感谢来看的你,爱你哟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三年前(后)的卫星

“哎哎,同学,帮我值日一天好不好,我今天有事要早点回家啊,拜托。”那是在剑鬼升上高中后发生的一件事,他们之间还不算太熟悉,甚至连名字都有些叫不上。但剑鬼还是答应了这个无理的要求,从始至终他都只说了一个“嗯”。那个同学惊喜得不行,说了声“谢谢”便匆匆离去。

剑鬼隐藏着一件事:他有社交恐惧症。非常严重,严重到连说话都有些困难,但他的妈妈要他隐藏这件事,他是个听话的孩子,所以他答应了。

也许是因为他不太漂亮甚至算丑的外貌,他并不擅长与别人交谈,就连小时候,都可以算得上孤僻。他的脸上有一块伤疤,狰狞而又恐怖,几乎可以让人退避三舍。于是他的母亲眼中带着怜爱的光芒,轻轻地抚着剑鬼脸上的伤疤,一咬牙,决定让他远离网络。

在那以后,剑鬼在无聊至极的情况下,打算给自己的号码发条信息玩玩,但他想了又想,决定在自己的号码前加个零。这样的话,就可以假装自己在与他人相处了吧,他有些无奈的想,就像是自欺欺人一般。

于是他真的把这个号码当成了人,在最初的时候他会自我介绍,然后开始每天都把自己遇到的事发过去,慢慢的,这成了一个习惯。就像是是写日记似得。

韩家公子看着那串去掉一个零就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数字,突然觉得自己料事如神的脑子不太够用了。这不是他第一次被陌生短信骚扰,但却是最莫名其妙的一次,他原本想随意删掉的,但那个短信那叫一个坚持不懈,害得他只能把那串号码拉入黑名单,又被系统提示无法拉黑。

fuck!韩家公子咬牙切齿的想。好在那些个短信还是蛮有意思的,于是他抱着造福社会的想法把那个手机号继续用了下去。

韩家公子撑着脸,看着那个号码谈论的游戏,皱起了好看的眉头,那个游戏已经发行了有三年了吧,那么信息里为什么说“即将发行,他很期待”呢?韩家公子不会怀疑自己的记忆力,于是他怀疑起了对面的人是在耍他。

韩家公子毫不犹豫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。对面的人没接,但毫无疑问的是电话是半途被人挂断的。韩家公子更加笃定对面的人是在耍他,然后几天都没有看到那个号码的任何信息。

一开始,韩家公子是很开心的,认为自己在这场整蛊大赛中获胜了,但渐渐的,就越来越不舒服,好像有什么不在了一样。

剑鬼是很崩溃的,他甚至有些惊恐的想:那边的,是个人?他停止了发信息的习惯,那之后他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,在忍了几天后,他终于没忍住,又发了条信息,简简单单,清晰明了:这个号码,可以用?还有,你是个人?

韩家公子挑了挑眉,忍住了莫名想掐死对面人的感觉,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跃动:蠢货,你是在耍我么?

忐忑不安的剑鬼:那,你真是个人?

万分鄙视的韩家公子:呵!

剑鬼突然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,但他忍住了,虽然忍住了摔手机,但没忍住逃跑的心情。于是剑鬼很果断的打算抛下手机去洗个澡冷静下。

但韩家公子是什么人,他可是看了剑鬼好久日记的人,略微推敲下,明白对面的人想跑,也很果断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。

剑鬼只与浴室差了两三步的距离,电话就毫不犹豫响起来了,他坚持不懈的朝浴室走了两步,良心的谴责和响了半天的铃声让剑鬼深深的叹了口气,转身返回,接了电话。

韩家公子:“首先,你接这个电话证明了两点,一,你刚刚想跑,对吧?”

剑鬼无奈,只能从实招来:“嗯。”

韩家公子:“那么,证明了这一点,就可以证明第二点,你发的信息都是真的,是吗?”

剑鬼沉默了会儿,莫名有些不想承认,但还是在韩家公子充满信心的等待中败下阵来:“嗯。”

韩家公子的声音带了些许笑意,也不知是在嘲笑剑鬼的智商还是对自己的推理表示很满意:“那么我们就需要短信聊了。”说完就自顾自的挂了电话。

还在懵的剑鬼:果然我就不该把自己的所有事都发过去。 在漫长的短信聊天中,两人都不怎么容易的相信了一个事实:他们在和一个跟自己隔绝了三年的人说话。

很显然,先接受的是韩家公子,毕竟是他推理的,他对自己的智商是深信不疑的。不敢置信的是剑鬼,于是他又和韩家公子短了联系。 直到一个星期后,韩家公子才又接收到“骚扰短信”了。

剑鬼这边会收到“骚扰电话”,不过他只会安安静静的听韩家公子说,不论韩家公子说什么,他都会表示支持,就连韩家公子损人的游戏战术都会细细思考,最后在短信里附上一句:你的战术真好,我想和你打次配合。

他们这样,伴着彼此,走过了春夏秋冬,然后在大一的一个夏天,韩家公子那边查出了一颗三年前的卫星,国家判定为没有伤害,但所有人都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于是全体决定销毁卫星。

“事情就是这样,所以困扰了我们三年的东西就这样被发现了事实,这是本公子的一个败笔。”回答他的是剑鬼低低的笑声。

最终销毁卫星定在立秋的时候,两人也没什么表示,依旧是那种该咋过咋过的心态。

立秋的天气很快就凉下来了,韩家公子说:“剑鬼啊,像你这种情商低的就应该多穿点,万一把智商也冻低了怎么办?”然后韩家公子等了许久,终于等到剑鬼慢慢的把字一个一个的挤出来:“公子,你,凭什么,说我,情商低。”韩家公子一下就笑了,也不回答,只是打开电视,一边聊天一边等他们倒数销毁卫星的时间。

他们不知何时开始沉默,通着电话感受着对方的呼吸,“10,9,8……”最终打破沉默的,是剑鬼,他像个普通人一样说了个连句,也不知酝酿了多久:“公子,我喜欢你。”回答剑鬼的,是手机传来的“嘟嘟……”声。

韩家公子听着,不由自主的对已经挂断的电话回了嘴:“你一定是听本公子的建议去加衣服了,不然情商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提升?”然后韩家公子放下了手机,看着电视上人们欢呼的样子,出声讽刺:“呵!有点脑子就知道这次行动能取得成功,兴奋个什么劲儿。”然后又打开手机,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了条信息……

嗯,正好,我也喜欢你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名字什么的不重要(心虚)
真·脑洞尚存,文笔阵亡
有什么不对,还请指出

五步之遥

1.特别矫情
2.人物崩的我都不敢看
3.小学生文笔都没我那么糟
4.CP:all剑鬼(雷者快跑)
5.对没错我就是老大吹
6.第一次写文,所以宽容总是好的
7.粮太少我自割腿肉
8.最近才把近战补完的我就掉进了冷cp的大坑
9.好好好,我承认我罗里吧嗦的
10.但还是感谢来看的你,爱你哟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五步之遥
剑鬼有一个小习惯,不管和谁在一起,都会保持五步的距离,这是佑哥第一个发现的。
这是一个安全而又礼貌的距离,佑哥想。他实验了好几遍都是这个答案,于是他得出一个结论:剑鬼是个缺乏安全感而又礼貌的人。
于是他把自己的发现兴高采烈的记在专属于剑鬼的本子上,但没有告诉任何人。他是个喜欢说出自己情报的人,但这次他罕见的没有,就像他喜欢剑鬼一样,这是保密的。
最初意识到喜欢剑鬼的佑哥,是拒绝的。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是笔直笔直的,莫名就弯了是什么鬼,还是被这样一个坚强,温柔,总是带着笑意,带着温暖气息的人给掰……好吧他承认他弯了,弯的笔直笔直的,嗯!
然后啊,佑哥是崩溃的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那么多情敌是什么鬼???千里啊,你给老大开小灶就开小灶,无缘无故靠那么近干嘛?没看到老大那架势是准备和你拉开五步的距离了嘛,啊?!还有公子,你指挥就指挥呗,和老大双人指挥让你很高兴嘛,啊?!一直带着笑意看着行会的聊天面板干什么?还有御天,你不要以为拿迷路当借口让老大去接你就很棒棒了,我 都懒得说你了,还有……算了,一时间也说不完那么多。
但是佑哥发现,不管他们怎么样,剑鬼始终保持着五步的距离,不近也不远。佑哥以为他对谁都是这样的,直到他发现,只有和剑鬼足够亲密的人,才能跨越这个距离。
他们把喜欢剑鬼的这份感情藏的严严实实的,别人看不透,他们也不说出来。直到有一天,剑鬼宣布退出游戏,他们也不说。
没过多久,剑鬼上线了,还带来了几张红色鲜艳的请帖,上面有着剑鬼的真名,还有他和新娘幸福的照片。送来以后,剑鬼又遁走了。“这足以证明这世上瞎子还是有的。”公子幽幽的评价了一句,然后开始把酒当水喝。“我觉得吧,瞎子不仅只是有,而且还多的是。”千里意味深长的回到,然后提着剑又去砍人了。御天呆呆的看着请帖,失魂落魄的和他们打了声招呼:“那啥,我去征求下我爸妈都意见哈。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果然还是个孩子,情绪有些控制不住演技完全没有那些个成年人成熟。
佑哥没忍住,下线给剑鬼发了条信息,问他能不能让自己当个伴郎,剑鬼自然是欢迎的,三言两语,这事就那么定了。
婚期很快就来了,公子和剑鬼胡乱扯了几句,就找了个角落窝着喝酒了。总之人陆陆续续都来了,佑哥整了整伴郎装,看着剑鬼的背影,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。然后佑哥在五步之外停住了步伐,剑鬼这时候也很巧的回过头,走上几步给了佑哥一个拥抱:“好久不见。”剑鬼轻声说道,佑哥回抱住他,开玩笑的说道:“似乎也没有那么久,也许是你游戏瘾犯了吧,哈哈。”
然后佑哥和剑鬼一起去招呼客人,佑哥看着他和剑鬼三步之间的距离,莫名喉头一紧。
哎,剑鬼,我刚才走到你身边用的时间应该有好长好长吧,不然,我怎么能跨越过五步的距离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要在意请帖这种无聊的东西
当然,我也不是在假装大粗长
ok,就酱吧(瘫)
真·脑洞尚存,文笔阵亡
有什么不对,还请指出,非常感谢